一个人的学校 三十八年的坚守
————记浏阳澄潭江镇龙家小学缪昌联
作者:学校供稿  来源:

   \

        浏阳市澄潭江镇龙家小学是一所偏远的农村山区学校。这里山峦叠嶂,交通闭塞,生活艰苦。老师不愿来也留不住,连代课教师也难请。1977年,当地却有一位“高材生”,自愿请缨来此任教,而且一呆就是38年。

  坚守山区 苦和累都顶住了

  1977年,缪昌联浏阳二中高中毕业后选择回到了自己的家乡。作为乡里屈指可数的高学历人才,他有着很多的选择。可令亲朋好友们没有想到的是,他选择了龙家小学,成为了一名民办教师。

  他家住在离学校七、八里路的八仙冲冲尾,到学校是一条崎岖陡峭的山路。没有自行车,也不能骑自行车,每天到学校上班或回家,只能步行往返。当时学校没有请大师傅,老师不在学校开餐,学校里其他几位离家近的老师都回家吃中饭,而他因离家远,一年四季都是带中饭吃。学校条件差,无法加热,夏秋还可以,但冬春两季可就困难了。那时没有保温饭桶,用瓷碗或金属饭盒装饭,根本不保温。特别是严冬,遇上雨雪天气,中饭一碗冷饭下肚,冷得直打寒颤,浑身发抖。有人劝他:你是正规的中师毕业生,正当的国家老师,为什么要呆在这里受苦受累,何不到条件较好的学校去。但他没有动摇,为了山区的教育、为了家乡的孩子,直到现在他还是坚守在这所偏僻的山区学校里。

  2001年下期,镇上调整学校布局,原来在龙家学校就读的中、高年级撤并到桥头完小,这里只留下一、二年级和他一个老师,从那时起,一个老师,三个年级(学前班和一、二年级),教复式班,一个人支撑着一所学校,事情更繁杂了,课务更繁重了。教育办领导也征求他的意见,问他是否有意愿到其他学校去任教。但他心中只有一个意念:我是在龙家这片土地上生长的,是龙家的父老乡亲培养了我,再苦再累也得顶着。山区学校条件艰苦,福利待遇低,特别是单人校,有时几乎没有福利,仅靠上级下拔的一点财政经费维持学校运转。但想起山区的孩子,考虑到山区的教育,他不能走,他要用他的学识,他的爱去培养这些幼小的孩童,用辛勤的汗水去浇灌这些稚嫩的花朵。他觉得:坚守在这样的学校,更能考验教师对事业的忠诚。于是,领导每次征求他的意见时,他都坚定地选择留下来。

  关爱学生 视学生为己出

  龙家村是一个贫困的地方,学生大部分来自贫困的家庭。为了不让孩子因贫困而辍学,他白天上课,早晚走家串户到学生家中去劝学,还不惜拿出自己的工资资助贫困学生。

  1987年秋季开学第三天了,二年级的杨招林同学还不见来报到。他多方打听,没有回应。放学后,他独自一人步行十多里山路去劝学。当他跨进她家门时,看到极其贫困的家境,他的眼睛湿了。回家后他和妻子商量,决定从自己微簿的工资中资助这位困难而可怜的孩子。当时他的月工资也仅仅几十块钱。就这样,一直资助杨招林到小学毕业。

  学生缪淑珍,父亲因病去世,三个女儿仅靠她母亲一个人抚养。有一期开学好几天了,缪淑珍仍没有来上学。缪老师赶到她家中,原来她是因交不起学费才没有来。于是缪老师对她母亲说:“先让她来读书吧!”期末了,缪淑珍同学的学费还没有送来,他又从工资中给垫付上。

  为了劝学,他常常往返于学校和辍学孩子的家中,磨破了脚皮,始终践行着“一个也不能少”的思想,每年保证了百分之百的巩固率。

  学生的事无论大小他都关心。为解决学生的饮水问题,一年四季天天义务为学生烧茶水,从自己的家中带到学校。为了让学生吃上热饭,春夏秋冬四季他免费为带饭吃的学生把饭蒸热。炎热的夏天,酷暑难熬,他瞒着家人悄悄买了几台吊扇安装在教室里,为学生驱赶暑热。学生在校午睡,他买来油布当席子铺在楼面上,怕学生着凉,他又为每个学生配备了一件干净的衣服盖在身上。学生没带饭或不小心把饭倒掉了,他买面包给他们充饥。他想:孩子在家有父母的照料,在学校只能靠老师关爱了。

  爱校如家 学校的事就是自家的事

  “为人师者,就要时刻想着学校。”这是他从教30多年的治校理念。无论是一个普通老师,还是学校负责人,总是把学校的事情当作自己的事情。因为资金少,自己能干的就自己干,能省的则省。2005年学校安装远程教育设备,那时学校只有他一个老师,白天要给孩子上课,他就在放学后挖地线坑。为了浇筑混凝土天线平台,他利用双休日,叫上妻子帮忙,妻子在地面上给他装桶,他在屋顶上扯吊,自己浇筑。去年搞远教设备更新,又是自己浇筑接收天线和避雷针的混凝土平台。

  2010年,学校教学楼检修加瓦,瓦买来了,可校门口的路还没修好,运不上来,只好把瓦卸在门前群众家的台阶上,然后他一担一担亲自挑到教学楼二楼,用了两天时间才把这些瓦担完。之后又亲自带领民工师傅检修,但当时正值暑假,天气异常炎热,气温37摄氏度以上。起先民工师傅都不想干,觉得太热了,受不住。但在他的带领下,硬是把房屋检修好了。这一年,学校砌围墙,正当放暑假的时候,工程人员还在给围墙表面粉刷水泥,为了不影响水泥结构,确保工程质量,他顾不上假期休息,每天从200米之外的地方挑来水给围墙浇水,一连浇了七天。为了美化学校,绿化环境,2010年和2012年,两度买来红砖、细沙、水泥等材料自己砌花坛,给花坛填土。几次他一个人到浏阳市柏加镇购买苗木,叫来妻子帮他栽,一干就是半个月。今年学校要扩征,他又在心里计划着,如果学校附近的田主不同意征收,他就将妻子的责任田与田主置换,一定要保证学校的扩建用地。

  尽心尽责干工作 无暇兼顾愧家庭

  当单人校老师,一人管理一所学校,出勤是对教师最大的考验和要求。尽管事情繁杂,但他没有放弃任何要做的事情。坚持每天升降国旗,定期更换黑板报的内容,组织少先队员佩戴红领巾并开展活动。任单人校老师十多年,他没有因私事请假,调课或旷工,期期出满勤,但对待家庭,他深感愧疚。

  2012年11月3日他女儿结婚,那天恰逢星期三。为了不影响工作,头一天他把女儿结婚时需要注意和张罗的一些事情都罗列在一张纸上,交付妻子去办,第二天他没有出席女儿婚礼,而是在学校上课。1992年妻子因日夜操劳,积劳成疾。有一天疾病突发,多次托人到学校叫他。但因为要安顿好几十个孩子,未能及时赶回家中。当他回到家中时,妻子躺在床上脸色发白,不省人事。之后送到医院时,医生对他说了一句让他一辈子都感到后悔的话:“你再晚来一点,你的妻子就没了”。就是这样一位憨厚的汉子,一位优秀的人民教师,在面对电台媒体采访时,曾几度哽咽,说着一句让人心酸的话:“在别人眼里我是一位好老师,但在家人眼中我不是一位好父亲、好丈夫”。一边是亲人的需要,一边是几十个孩子的安危,两头都是责任啊!平时自己有病,也只得带病坚持上课,只能等到星期天去治疗,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

  2012年10月,他因骑摩托不小心摔破了两根肋骨,因要上课,他坚持了一个星期。后来疼痛难忍,再坚持不下去了,他去浏阳中医院治疗,考虑到学校工作,他连同双休日只住了5天院,就出院回校上班。确实,为了学校,为了孩子的学习,他感到对妻子、儿女、家庭的愧疚太多,对自己的兼顾太少。有人问他:“你舍家舍己为校图什么?”他说:“我们当老师的不图什么,只愿自己的生命之光永远为孩子们照亮。”

  一份耕耘,一份收获。缪昌联从教38年,多次受到表彰。上级曾多次想把他调到条件好一点的学校,但他总是婉言拒绝,他舍不得山里的孩子,至今他仍坚守在浏阳市澄潭江镇偏远的山村学校。他的先进事迹被新华网、人民网、腾讯网等多家媒体报道。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教育部部长袁贵仁、省教育厅厅长王柯敏先后批示向他学习并落实相关政策。如今的龙家小学校园内外干净整洁,盛开的花草,崭新的课桌椅,先进的多媒体,学校的勃勃生机映照着孩子的笑脸,无不印证了缪老师38年如一日让学校变得更好、更美的教育理想。三十八年来,缪老师无怨无悔坚守山区,圆了很多孩子的成才梦,进而改变了山区的落后面貌,三十八年来,缪老师奉献教育、逐梦理想,践行着乡村教师圣洁的信念。抒写了一位可敬可爱的乡村教师的大爱人生。

1
我要投票
湖南省教育厅主管,湖南教育报刊社主办
新出版网证(湘)字017号 湘ICP备10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