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悔瑶乡摆渡人
————记怀化市辰溪县苏木溪瑶族乡学校
作者:   来源:湖南省教育厅新闻中心

   \

有一种感动叫做坚守,有一种美丽叫做付出。三十载寒来暑往,她默默坚守,耕耘不辍,用青春热血和辛勤汗水浇灌着瑶乡深山里的朵朵幼苗;三十个春秋更迭,她无私奉献,孜孜不倦,以近乎固执的“从一而终”坚守在瑶乡播撒着知识的种子,为瑶乡的教育事业谱写着一曲爱的赞歌。正如歌曲《山乡小渡船》中所唱的那样:“你就像那山村的渡船,把文明渡往山民的心田,把山乡送往希望的彼岸。”她就是辰溪县苏木溪瑶族乡学校女教师米娟。

  “我热爱这份工作,再苦再累也不后悔”

  苏木溪瑶族乡位于辰溪县东南隅,座落在罗峰山下,平均海拔在600米以上,距离县城98公里,是辰溪最边远的贫困乡镇。这里地域偏僻,山高路远,交通不便,信息闭塞,素有“辰溪西藏”之称。恶劣的自然条件和落后的经济状况严重制约了当地教育事业的发展,众多的瑶家孩子因贫困而失去了上学的机会。瑶乡教育的发展迫切需要更多的优秀教师在此扎根。

  土生土长的米娟也因家庭贫困而失去了进一步深造的机会。1966年,米娟出生于苏木溪瑶族乡缭田村,父亲是抗美援朝复员军人,母亲是一位热情好客的农村妇女,家中共有十姊妹。当时因姊妹较多,且家庭困难,1983年米娟初中毕业后就被迫辍学,1985年通过应聘在村里当了民办老师,从此走上了教学生涯。

  “师者,传道解惑授业也。”作为知识传递者的教师,需要有较高的文化水平,教学更是一门艺术,必须掌握一定的技巧和方法。初中毕业便走上讲台,面对陌生的教学环境,米娟深感任重而道远。“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自强自尊不服输是她的个性。面对新的岗位,她拼命工作,努力学,不耻下问,她很快适应了教学岗位和环境。她自知“学高为师”的道理,自己不是科班出身,要教好书,必须要经过专业的师范教育,至少要具备中师以上学历。当时的民办教师工资相当低,国家每月发三十多元,乡筹工资全年只有四百多元,而她为了学习,把工资全部花在交培训费、购买资料上,从不乱花一分钱。别的姑娘穿得漂漂亮亮,可她却朴朴素素,从不在乎别人怎么说,仅用两年时间就取得了中师学历,后来又自费到怀化学院进修大专文凭。一家人看到她那么辛苦都十分心痛,当时在怀化医专任教的大嫂,劝她别当民办教师了,到她学校去学医,将来有机会到城里给她找份工作。可亲身体会过失学之痛的她却说,“我热爱这份工作,再苦再累也愿意,我不后悔。”

  “多做一些事,是对丈夫的支持更是对自己的提升”

  1988年她与该乡的青年教师舒孝海结了婚。当时,舒孝海的家庭连遭不幸,85年大哥病逝,负债2万多元,87年父亲病逝又负债1万多元,加上有年过花甲的老母,姐、妹都未嫁,一家人都反对她与他结婚,可她却倔强地要嫁给他。新的家庭结合,使她的工作更艰辛了。丈夫也是一位工作狂,事业心极强,当时在中心小学任教务主任,学校事务多,家里债务重,但她为了支持丈夫的工作,家务事她一人承担,家庭、学校的事务她积极主动地为丈夫分担,母亲生病,姐、妹出嫁都是她一人操劳。特别是为了丈夫的工作,尽管家里很穷,丈夫的亲朋好友,同事来往,她总是热情接待,有时自己忍饥挨饿,匆匆赶往办公室。但她总认为“自己多做一些事,不仅支持了丈夫的工作,更是对自己能力的提升”,从没有向丈夫说过一句怨言,发过一次牢骚,独自一人忍受着一般女人难以忍受的苦难。她从没有因此影响工作,放松学习。中师毕业后,她多次带着不满一岁的小孩到怀化学院参加学习,并顺利拿到了大专文凭。

  正因为有这样一位好妻子,舒孝海同志的工作得以顺利开展,1996年合并组建的苏木溪学校民选校长,舒孝海同志被推上了领导岗位。按理说校长爱人在工作上多少该得到些照顾,可一向自尊、自重的米娟教师,却付出的更多了。丈夫刚上任,学校人事安排是一大难事,为支持丈夫开展工作,她主动要求调到全乡最偏远、条件最艰苦的金鸡洞小学支教,为全乡教师作出了榜样,扫除了人事安排上的阻碍。日常工作上她服从安排,愿担重担:学校纪律差的班无人愿当班主任,她主动接管;丈夫外出开会或出差不在校,她经常深夜还在查学生就寝纪律;家长群众来访,她都热情接待;每学期她的教学任务都与其他教师一样,还要兼管学校的图书管理。她把学校当作自己的家,虽然她没在学校担任领导职务,但她除了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外,还义务承担着不少勤杂事,从不拿学校一分补助。更值得一提的是:2007年年底,冰雪封山一个多月,家住辰溪县城的瞿泽文老师无法回家,生活也受到影响,米娟老师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主动上门把瞿老师接到自己家中共度难关。这样的事例还有很多。凡到过苏木溪学校工作过的外地教师,都夸米娟老师人好,有时他们从家来校,交通不便,经常晚点,食堂没饭,她都热情地将他们接到家中,为他们做饭,问寒问暖,使在苏木溪学校工作的外地教师,感受到了家庭般的温暖,一定程度上稳定了苏木溪学校的教师队伍,推动了教学质量的提升。

  “把自家房子卖掉,建好学校,我不心痛”

  因为地理条件和历史原因,苏木溪学校校舍条件极差,丈夫舒孝海当校长时,学校建筑全是六、七十年代修建的木屋,因地方穷,校舍多年失修,破烂不堪。为了更好发展瑶乡教育,他上任后,把改善办学条件放在首位。开始着手学校的布置规划。1999年准备启动修建一栋办公楼,才上任的舒孝海,刚把学校管理这一摊子事理顺,外界人际关系不是很好,争资求助路子不是很广,学校又特别穷,联系项目总得要有一笔启动资金。学校去哪里找这笔钱呢?丈夫愁眉苦脸,妻子看在眼中,急在心上。多年夫妻,让她很是了解自己的丈夫,一但作出什么决策,他会想尽全力去实现。一个周末她对丈夫说:“我知道你想办好学校,却没有钱。我倒有个办法,你把村里自家的房子卖了,只要把学校建好,我不心痛”。得到妻子的支持,舒孝海同志便变卖了家产,着手启动学校建设。

  卖掉私房修学校一事很快在瑶乡传开了,打动了全乡群众的心,争得了各方的支持,也赢得了上级领导的重视,一栋新的办公楼很快开工了。正因为有这样的贤妻支持,舒孝海同志的办学规划逐步得到实现了。如今的苏木溪学校,面貌焕然一新:新的办公楼,新的学生宿舍楼,学校的软硬件设施都得到了明显改善。

  “我的命是属于瑶乡孩子的”

  从教30年来,她不知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但她却坚定着自己的信念——我选择了这份职业,我不后悔。凭着瑶乡人的执着追求,她一心扑在工作上,不计得失、无私奉献,把心血倾注在孩子们身上,把青春献给了瑶乡教育事业。多年来担任班主任工作,教的几乎都是管理难度大的班级,但她凭着一种母爱,点燃了孩子们求知的欲火,照亮了孩子们茫然无知的心灵,启迪了孩子们求知的动力。学生病了,她细心照顾;学生有什么情绪主动与他们沟通;家庭困难的学生她解囊相助,经常替贫困学生担保学杂费用,被同事们笑称为“担保大户”;学生逃学她主动上门家访,经常一人独自往返十几里山路。2007年发生冰冻灾害,部分学生无法来校上课,她便组织任课教师,分别上门到学生家中辅导。课堂上她是学生的知识引导者,课余便是学生的朋友和知己,甚至是游戏或娱乐的伙伴。因为她有一颗金子般的心,感化了学生,从而使她的学生,一步步地走向进步,渐渐变得文明有礼。因此,她所带领的班级,由差班逐步成为学校的好班,多次被评为学校文明班级,本人也得到家长的信任、领导的好评。

  多年的忘我工作使她积劳成疾,身患多种疾病,即便如此,她心中念念不忘的仍然是学生。2013年下学期,临近期终考试之时,米娟老师仍坚持带病上课,以致突然晕倒在讲台上,经怀化市第一人民医院检查诊断为操劳过度性心脏失血,可她住院没几天就坚决要求回家,她放心不下她的学生。当时医务人员劝她“你是要教学质量还是要命?”,她却淡然的说“我的命是属于瑶乡孩子的”。2014年下学期,她硬是强忍着右脚骨瘤所带来的痛苦,坚持完成了全学期的工作,直到学校放假后才到县医院做了手术。

  一份耕耘,一份收获;一路坎坷,一路辉煌。米娟老师的精心呵护和努力付出终于结出了丰硕果实,众多瑶乡优秀学子走出了大山,步入了更高的知识殿堂,奔向了各自的工作岗位,这其中不乏知识渊博的大学教师、主政一方的党政领导和成就非凡的企业翘楚。而她本人也获得了诸多荣誉,得到了各级领导的肯定,赢得了瑶乡人民的尊重,实现了自身的人生价值:2008年、2009年、2012年三次被辰溪县委县政府评为“全县优秀教师”;2011年、2012年、2013年连续三年被辰溪县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评为“优秀儿少工作者”;先后多次参加市县教学比武和教育教学论文评比,分别获得过市二等奖和县一等奖等多个奖项。

  谈到未来,米娟老师平静地说,“我生在瑶乡,长在瑶乡,是瑶乡的山水培育了我,为家乡的教育事业做一点贡献,是我一生的追求。”

  有人把教师比作渡船,也有人把教师比作红烛。没有豪言壮语,没有惊天伟业,有的只是米娟老师默默坚守、无私奉献的纯真心愿。就是这样一个以苦为乐、以教为乐的瑶乡弱女子,用自己三十年如一日的坚守和付出,在普通平凡的岗位上诠释了一个教育者的生命真谛。她就像那甘守清苦的山乡摆渡人,把文明渡往山民的心田,把山乡送往希望的彼岸,终不言悔。

1
我要投票
湖南省教育厅主管,湖南教育报刊社主办
新出版网证(湘)字017号 湘ICP备10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