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在幽林亦自芳
————记永州东安县凡龙圩学校兰旭霞
作者:谭利梅   来源:湖南省教育厅新闻中心

\

   初秋时节,最惹人爱怜的是兰花。兰,静静地独守一隅,在属于自己盛开的时节展露芳华,青葱的绿叶,纯白的花瓣,微黄的花蕊,不管是在幽静的山谷,还是喧嚣的闹市,始终恪守着内心的那份安宁和自足,静静地散发出独有的芬芳.

  看着兰花,不由得想起一位兰心慧质的女子——永州市东安县的一名普通教师兰旭霞。

  最初的梦想

  我与她原是泛泛之交。暑假的一次乡村教师培训,我们共处一室,又因为是毕业于同一所师范,她是我的师姐,便觉得格外亲切。二十多天的朝夕相处,越走近她,越觉得她的魅力。

  当时我正因为进城考试的落败而患得患失,我在那些金榜题名者们惋惜和同情的眼神中看到了自己的失败,对于每天的培训学习也是心不在焉。而她温婉的笑容就像一缕阳光,只要有她在,那里的天空便是一片灿烂。她认真地听讲座,做笔记,待人接物和气爽朗。她和我一样也是扎根在乡村的一线教师,对于农村教师来说,进城考试是一次难得的机遇。她为什么不参加进城考试呢?我好奇地问她。

  她笑着对我说:“妹妹,不瞒你说,我从一毕业就分配到现在的学校,十九年来一直没挪窝,我从没申请过工作调动,从没报过进城考试。和我一道分配出来的同学,有的高升了,有的改行了,有的进城了,只有我还呆在原地!”她说这些话时,脸上竟然没有一丝的失落与沮丧。

  我越发好奇了,是什么动力让她甘心情愿呆在偏僻破旧的小学校,一呆就是十九年呢?十九年啊,一个女人最美好的青春,从十七八岁的美好年华,到年近不惑的人到中年,面对俗世的纷繁变幻,她始终心静如水,不改初心。我问她:姐姐,你怎么做到的,这么多年?

  “妹妹,你知道吗,我父亲就是一名乡村教师,从小时候起,我就常看到一群孩子簇拥在他身边,那种感觉很幸福。我当时就想着,长大了我也要当一名老师,而且要当一个好老师。从毕业后分配到母校,快二十年了,有很多人说过我太傻,凭自己的能力完全能离开这个偏僻的小学校。可是,我喜欢乡村,我喜欢乡村的孩子。我很享受做一名乡村教师的幸福生活!我为什么要活在别人眼里呢,我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不更好吗?”

  她这番决绝的话语,让我陷入了沉默,也让我对她增添了几分敬意。红尘俗世,多少人因为太在意别人的眼光而迷失了自我,无所适从;又抑或最初的誓言抵挡不了名利的诱惑,缴械投降。有人说,女人当如兰,纸醉金迷的时代,不会让她的灵性蒙尘;物欲横流的社会里她们依然独自芬芳。我想,师姐应与之相似了。

  温暖的记忆

  东安县凡龙圩学校,在永东公路竣工前,交通很不方便,买点日常用品都得翻几十里山路才能到镇上,真不知这19年来,她是如何克服生活上的种种困难,投身于她挚爱的教育事业的。这19年里,她当班主任13年,她教过奶声奶气还流着鼻涕的一年级,也教过叛逆任性的青春期学生,凡是她教过的学生,无一不对她伸出大拇指,发自内心地喜欢这位慈母般的老师。

  有一名学生在兰老师的QQ空间这样留言:“教过我的老师很多都已记不清了,唯有你给过我无限的温暖让我一生难忘!”这名学生叫唐红军,一天,他放学后没有回家,父亲心急火燎的找到了学校。兰老师更是心急如焚,一个晚上打遍了班上五十多名同学家的电话,都没有结果。孩子去哪里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意外?唐红军的父亲更因此狂躁不安,甚至对兰老师出语不敬。但兰老师没有介意,她也是一个母亲,能理解孩子家长的心情。她继续耐心地寻找线索,甚至在QQ上跟曾经转学的几个学生发信息,询问唐红军的下落。同时又和孩子家长分头去镇上、县城网吧一家家的去找。她几天几夜没吃好、没睡好。孩子失踪的第五天,终于在一个网吧里找到了正对着电脑拼命厮杀的唐红军。精神几乎崩溃的家长随手拿了根竹条,挥舞着打了过去,眼看着就要打在孩子身上,兰老师一下扑过去,一把抱住了她的学生,竹条打在了她的身上!家长懵了,孩子也呆住了。兰老师不顾自己的疼痛,还安慰着家长说:找到了就好,你先别打他,好好了解情况再说。兰老师随之又和这名家长对如何教育孩子作了真诚的沟通交流。兰老师的真情厚爱融化了唐红军玩世不恭的坚冰,他从此有了很大的改变,初中毕业后考上了理想的学校。

  农村的孩子多是留守儿童,常年缺乏父母的关爱,隔代教育又使得他们身上有着不少的坏习惯。有个男生叫陈雄杰,是个典型的调皮蛋,成绩差,爱打架,爱逃学,特贪玩,他爷爷年迈,管不住他,他还多次想退学。对这样伤脑筋的孩子,兰老师没有放任自流,而是对他谆谆善诱,倾注关爱。一次,这位同学晚自习逃出校外玩耍,突然肚子疼痛难忍,她听说后,马上跑出去找。她找到学生后并没有责骂他,而是立即送他去卫生院治疗。那是个寒冷的冬夜,兰老师在病床前守着照顾他大半夜,为他熬了小米粥,给他倒开水,并跟他推心置腹地谈了很多。这个顽劣的男生在兰老师的感化中,他表现大为好转,顺利地完成了学业。

  兰老师常说,老师并不是神仙,或许改变不了学生的一生,但至少可以在自己教育他们的这一时段里,做孩子们的慈母,当他们的知心人,让孩子得到最大的关爱与提高,当这些孩子长大后回顾自己的人生时,不求他们感恩,至少给他们留下温馨的回忆。

  诗意的情怀

  兰老师热爱生活,在学校的空地开垦了几处菜地,种了十多年的青菜,享受着瓜果飘香的生活;上班途中,要经过一段蜿蜒的山路,路旁的一朵小花,一只小麻雀都能令她惊喜莫名;她爱好文学,喜欢用文字记录自己的心境与感悟,其文字亦如她的真性情,缀满了生命的阳光和愉悦,有对童真的赞美,也有对自然的喜爱,还有对生命的感恩,更有对乡村教师的无怨无悔,且看她在《我爱山村》中的文字:

  ……有时清晨,踏着露水,一袭长裙的我提着篮子,采摘几个红艳艳的大辣椒,或者几根翠莹莹的黄瓜。心底里涌起的那份惬意,真有点陶渊明的味道呢!不过,这种小小的幸福也许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能体会到吧!

  ……这样纯真的美,纯真的情,纯真的乐,我能仅因为它暂时的贫穷而嫌弃它吗?要知道,它给了我多少繁华都市不能给我的东西啊!也许有人会取笑我这是在自我陶醉罢了。但最起码,我还是我,一个并没有被世俗吞没的女人。而这都得感谢山村,是她给了我这么多的幸福!

  她扎实的文字功底,使得她在语文教学上游刃有余,她引领着孩子遨游在语文的世界,在孩子的心中播下了文学的种子。她指导的学生作文获得过国家级一等奖和三等奖,还获得过县级一等奖多次,这对于一所农村学校来说,实属难能可贵。不仅如此,她在教学上的辛勤付出也结出了累累硕果:先后四次获得县先进教育工作者称号;2012至2014连续三年被评为镇优秀教师;连任三届镇人大代表;2009年获县“优秀辅导员”称号,所写论文获奖数十篇;参加县教育局组织的各种赛课活动,获一等奖四次,二等奖三次;立过2014年度教育工作者三等功;在东安县中小学教师各种赛课中获得中学组一等奖三次,二等奖二次;2014年又被评选为“永州市最美乡村教师”,同时她还是湖南省作协会员,东安县作协副主席,

  “兰在幽林亦自芳,奉献精神在闪光。”这就是我的师姐,一名普通的教书匠,她像一块温润的玉,给人以温暖和向上的力量,她像一朵淡淡的兰花,经过岁月的打磨,拥有更多知性温婉的美和脱尘不凡的气质。她没有惊天动地的壮举,没有可歌可泣的业绩,只是在这穷乡僻壤里,不弃不离,默默坚守,把自己的青春年华全都挥洒在这片土地上,以她温情的人格魅力和丰厚的学识书写和展现着一个乡村老师的职责和情怀。

1
我要投票
湖南省教育厅主管,湖南教育报刊社主办
新出版网证(湘)字017号 湘ICP备10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