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足平凡风韵满 师魂精髓拂青山
————记张家界市桑植县淋溪河白族乡学校
作者:朱伏龙   来源:湖南省教育厅新闻中心

 \

\

  这是一条藏在湘鄂青山中的峡谷,这是一所“藏在深闺无人识”的学校。淋溪河白族乡学校,它,承受了数十年的风雨沧桑。它,历经了几代教育人的不懈努力,曾经的河滩,才会变得如此美丽,成为湘鄂边界上一道亮丽的风景。

  一、历经岁月风和雨  一次变更一份情
  淋溪河白族乡,位于桑植县北部,在澧水之滨的溇水河畔,距县城58公里。东与长潭坪乡相邻,南和官地坪镇、马合口白族乡、芙蓉桥白族乡接壤,西与天星山林场毗邻,北和湖北省鹤峰县铁炉白族乡隔河相望。
  这里,山清水秀、和字当先;这里,民风淳朴、勤字领头。这样的山水,这样的民风,感化了这里的历代教育人。他们用勤劳的双手,睿智的头脑,将鹅卵石遍布的河滩填高、加固,办成了一所“九年一贯制学校”。
  不妨,让我们随着历史的镜头,跟着老人们的回忆走进淋溪河白族乡学校,把焦点调到明清时期。一位姓林的本地秀才,为了本地的后代子孙,放弃了自己考取功名的机会,回到故里。因这里溪河纵横,山大林密,他以小溪、溇水河和树林命名,创办了“林溪河私塾学校”。
  历史的风雨,斑驳了时间的记忆;无情的岁月,带不走林溪河学校发展的往昔。民国时期,它叫“慈利首义乡国民小学”,新中国成立后,更名为“慈利县首义小学”。1952年称“慈利县淋溪河完全小学”。随1958年行政区域的重新划分,淋溪河由原慈利县划入桑植县,命名为“桑植县淋溪河完全小学”。1968年,本着普及中学教育的宗旨,淋溪河中学应运而生。1998年10月,淋溪河乡更名为淋溪河白族乡。为此,学校更名为“淋溪河白族乡九年一贯制学校”(简称:林溪河学校)。
  自1958年以来,淋溪河乡学校从首任校长谷忠京开始抓校园基础建设,后来的13位校长,他们接过“校园基础建设”的接力棒,率领全体师生,本着“务实、奉献、进取”的办学理念,谱写了一曲曲校园基础建设的感人史歌。
  二、不是传说是传说  此时无声胜有声
  淋溪河学校,自1958年3月有详尽的记载之日起,已经走过了五十七个春秋。它既年轻,但又苍老;它既像深闺中的少女,但又像老气横秋的长者。五十七年的风雨,五十七年的打拼;五十七年的执著,五十七年的奋斗。它从六间低矮且破烂的木屋走来,走到现在的砖木结构的教学用房、学生公寓、教师宿舍;它从学生玩耍的河滩走来,走到现在的标准篮球场、200米环形跑道、足球场;它从狭小的校园走来,走到现在的占地面积22446㎡,建筑总面积6113㎡的花园式校园。其间,不知它承受了多少艰难的旅程,付出了多少师生的汗水。唯青山作证,日月为凭。
  当你站在距河面垂直高度近十米的草地,当你漫步在百米防洪大堤,当你行走在水泥地面的校园小径,当你置身于淋溪河学校的校园里,你总会感觉到有一群模糊而清晰的身影,与你随行,娓娓地向你讲述着淋溪河教育人建校的艰难历程。这些身影里,有憨厚的土家人朱玉林校长,有苗家后裔吴仲林校长,有公而忘私的郭俊炎校长,白族后代熊春光校长和钟广杰校长。他们一个接着一个,拿着建校的接力棒,一路与时俱进,一路薪火相承。
  那是1964年3月,土家汉子朱玉林奉命任淋溪河学校校长。任期十八年里,抛家弃舍,挥汗如雨;校舍迁址,中学创立;新建教室,河滩填平;四十余亩,学农基地;开源节流,开垦荒地;率领师生,植树造林;无怨无悔,奉献青春。朱玉林校长虽然离任三十余年了,但是,他的身影永远没有走出淋溪河人的视线。他带领全校师生,学愚公,不分昼夜,风雨无阻地背岩运土,用勤劳的双手,结实的双肩把偌大的一个河滩填高了四米,为现在那宽敞的校园奠定了基础。之后,吴仲林校长带领全校师生背岩运沙,新修防洪堤100米,新建围墙120米。
  1999年8月,郭俊炎出任淋溪河学校校长。期间,他乘“江垭移民工程”的东风,在乡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带领全校师生继续走开源节流之路,新建教学楼、学生公寓、教师宿舍、厕所等,有效使用面积达2000多平方米。同时,还将破乱不堪、高低不一的校园填高了四米多。从而,高标准的水泥球场、200米环形跑道、足球场出现在人们的眼前。校园四周,绿树成荫;教学楼前,花台成行;一年四季,芳香四溢。大山深处的花园式学校,就这样初步形成。
  2004年11月之后,熊春光、钟广杰两任校长,秉承“创业难守业更难”的传统,除了维护、修缮旧宿舍外,还分别新建了师生食堂200㎡,综合楼380㎡。同时,教师自己动手,新修了一条从篮球场到厕所的、长20余米的水泥路,净化了校园环境。
  当然,淋溪河教育人深深地知道,衡量一所学校的好坏,不是基础建设,而是该校的教学质量和各项工作的综合评价如何。为此,近十五年来,在淋溪河学校这块净土上,上演了一场场教书育人,教研教改的感人大戏。
  三、藏在深闺人未识  山花吐蕊最清幽
  当你有缘来到这所依山傍水的学校时,你会被这里的自然山水所陶醉,你会被这所“躲在深闺未曾识”的花园式学校所震撼。偶尔,在你不经意间,被河风偷偷地亲吻一下你的脸后,你一定会有一种原始的悸动,感叹着大山的任性和狂野。是啊!就是这种狂野,造就了淋溪河教育人的性格,在教与学的战场上纵横驰骋,缩短了师生之间的距离,心与心零距离地交流;就是这种任性,彰显了淋溪河教育人不甘落后的精神,为了祖国的嘱托,社会的希望,他们在教育教学、教研教改上大刀阔斧,敢为人先。例如:2000年,在校长郭俊炎、副校长胡安民、教导主任黄生荣的带领下,大胆进行课堂改革,将邱学华的赏识教育与魏书生的四段式教学法融汇一体,取得了可喜的成绩。为淋溪河学校未来十五年的辉煌成就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再如2005年,校长熊春光、教导主任黄生荣率先更新教育观念,在师生中开展大量读写和课外活动,成立了各科学习兴趣小组,课堂改革初露锋芒。同时,在办公室主任的倡导下,教导处、教研室积极配合,《溇水校园文学》应运而生,多媒体教学普及校园。在这一年里,初三毕业会考综合评价位列全县第四,语文、地理、生物、历史、政治等单科成绩综合排名皆进入全县十强。初一学生熊娟的散文《那里,留下我的期盼》获得由湖南省作家协会、毛泽东文学院、湖南写作协会和湖南教育报刊社举办的“湖南省首届中学生校园文学大赛”一等奖。同年,全校53名中小学生获得书信大赛一、二、三等奖的奖励。
  教学质量是生命,德育工作是灵魂。副校长胡安民领导德育工作组的教师们,紧紧围绕教学质量为中心,有的放矢地开展各类活动。例如:留守少儿座谈会、家长会、聘请校外辅导员、成立路队、给孤寡老人送温暖、知识竞赛、班级小竞赛、国旗下讲话等一系列活动。同时,还举办了大型冬季运动会、庆祝反法西斯胜利六十周年暨中国抗日胜利六十周年大型文艺汇演等,赢得了社会的好评。
  向课堂要质量,向课改要生存。自2008年以来,“三主五步”指引全校课堂教学。语文教研组结合实际,开展了乡土教材的挖掘活动。课题《乡土教材在中小学语文教学中的运用》初见成效,教学质量稳步上升。
  把时间定格在2010年,刚过而立之年的钟广杰校长,在全校师生中大力倡导“学写规范字,学讲普通话”活动,并把这项活动列入到教师日常工作、学生每日评价的考核办法中。他以身作则,率先垂范。尽管学校大部分教师都趋于老年化,但校园里再也听不见本土方言。与此同时,再度把“三主五步教学法”推向高潮。经过几年的努力,教学质量实现了大跨越,2014年、2015年两年小六毕业调考,综合评价分别获得了全县第三、第二的殊荣。
  一面面锦旗,是一份份汗水;一块块奖牌,是一次次打拼;一个个荣誉,是一阵阵掌声。
  自2000年以来,淋溪河学校,这所湘鄂边界上的花园式学校,十五年里,获得奖牌近百块,锦旗30多面,奖状10多张。在这些奖牌、锦旗、奖状中,有教学质量名列全县前茅的,有各项体育竞赛的,有文艺汇演的,有课改的,有德育工作的等等。然而,在这些殊荣的背后,站着一群默默奉献、辛勤耕耘的教师。他们把精彩送给别人,不争名也不争利,几十年如一日。他们是引路人,他们是幕后演员。
  多少个不眠的夜晚,多少次灯光长明,有他伏案、奋笔疾书的身影。黄道开,这位富有传奇色彩的作家老师,他从不因自己的贫穷而放弃对理想的追求。他是学生的良师,也是学生的益友。文学,是他活着的撑杆,也是他的追求。桑植县教师文学大奖赛,连续三年摘取小说、或诗歌、或散文桂冠。
  外面的世界真的很大吗?凃作国,这位憨厚、朴实的长者,在淋溪河学校工作了四十余年,把自己的一辈子交给了山区教育。他除了2008年10月累倒在讲台上,学校领导责令他住院治疗外,几乎没有走出过大山。
  把大爱送给学生,给孩子们插上知识的翅膀,让他们一路欢声笑语,一路展翅翱翔。向佐健老师,这位学生中的师爷爷,他把毕生的心血给了学生。他的学生中,有处级的,也有副厅级的领导干部。但是,他一直恪守着自己的梦想,从青丝到银发,坚守着三尺讲台,默默地奉献出自己的一切。
  把真情送给留守少儿,收获声声感激。随着打工潮的兴起,对从事山区教育的工作者来说,无疑是一种冲击。淋溪河乡学校,也不例外,95%以上的学生是留守少儿。为此,朱丹芝老师变成了双重角色:课堂上是老师,课外是学生的慈母,给留守少儿送去温暖。曾有几个学期的周末,她管吃、管住,义务照看着十多个学生。
  奉献无私的心灵,挽留一个个即将走出校园的学生。谷臣望老师工作近三十年,坚持家访,牺牲了自己的休息时间。记得那是2009年11月,我和熊校长检查完村小在返校的途中,遇见他骑着摩托车望大洞溪方向行驶。当时,熊校长下车问他:“谷老师,这个时候了,做什么去呢?”他说:“周三华的作业没有交就回家了,我去问一下情况。”听了这话,我和校长都笑了起来。而他却一本正经地对我们说:“两位校长,周三华成绩差,已经有了厌学的苗头。我去的目的,一是问她为什么不交作业,二是了解一下她的厌学的真正原因。”听完他的话,我和熊校长四目相视、默默无言。最后,让他寄存好摩托车后,陪他一起去家访。
  淋溪河学校,这所不足300名中小学学生的山区学校,之所以能取得辉煌的成绩,是因有这群从不争奇斗艳、甘为人梯而终生无悔的教师们。在这个群体中,无论是校领导,还是普通教师;无论是年长的,还是年轻的。他们,亲如兄弟姐妹,精诚团结,既分工又合作,以优异的成绩回报于社会,以师魂的精髓,赢得了社会各界的尊重和掌声。
  掩卷沉思,淋溪河教育人,他们不是土地,却能让种子发芽、生根;他们不是海洋,心中却有大海一样的包容和宽广;他们不是阳光,但能凝聚花儿对阳光的深情渴望。他们从朴实中走来,挟带着黄土的清香;他们从奉献中走来,驱散学生们心中的荒凉;他们没有感人的事迹,平凡中见证高尚。飞扬的粉笔屑,染白了他们的双鬓,点亮了稚童们的希望。他们用诗一般的语言,倾诉着今生的无悔和愿望。
  看吧!那群人,那群淋溪河教育人,在向校长的带领下,怀揣着新的梦想和希望,走向初露的晨曦,迎接新的朝阳。
1
我要投票
湖南省教育厅主管,湖南教育报刊社主办
新出版网证(湘)字017号 湘ICP备10000103号